吉林省长安网 >> 调查研究

十八大以来政法队伍建设述评(三)

    文章来源:中国长安网   更新时间:2016-04-25

政法队伍的清正廉洁,直接关系到司法公正、社会公平。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加强纪律教育,健全纪律执行机制,以铁的纪律带出一支铁的政法队伍。要以最坚决的意志、最坚决的行动扫除政法领域的腐败现象,坚决清除害群之马。

党的十八大以来, 全国各级政法机关以猛药去疴、重典治乱的决心,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勇气,旗帜鲜明反对腐败,不断强化纪律作风建设,努力促进干警清正、队伍清廉、司法清明。

敢于自曝家丑清除害群之马

反腐败斗争没有禁区,没有特区,也不能有盲区。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国政法系统查处违纪违法省部级干部9人、厅局级130多人,周永康、李东生、奚晓明等一批高官相继落马。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今年召开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强调,对滥用职权、徇私舞弊、贪赃枉法、收钱捞人甚至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等问题,要敢于碰硬、一查到底、决不姑息。

政法机关的腐败往往体现在执法办案中,体现在与司法掮客、当事人的利益输送中。为斩断司法腐败链条,2015年3月,中央政法委印发《司法机关内部人员过问案件的记录和责任追究规定》,为司法机关内部人员过问案件划定“红线”。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分别制定相关规定和实施办法,明确司法人员不得干预、插手案件办理的具体情形,各地政法机关认真贯彻执行。

公安局副局长收受贿赂干预司法被移交司法机关;正处级审判员“说情打招呼”被开除公职;反渎职侵权局副局长过问案件、通风报信被撤职……今年2月,中央政法委公开通报7起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和司法机关内部人员过问案件的典型案件。

近年来,中央政法委连续通报、公开曝光一批政法干警严重违纪违法、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案件,向违法违规者举起“红牌”。

有媒体评论认为,敢于自亮“家丑”,体现了政法系统清除害群之马的决心、反腐持续发力的态势,让人民群众看到了政法系统反腐倡廉走向常态化、制度化。

网络已成为当下反腐的重要渠道,各级政法机关公开设立举报网站,鼓励、支持人民群众通过上网、来信等方式,举报司法腐败问题。最高法、公安部建立健全网络举报体系,形成“上下联动”查案机制。最高检在12309举报网站开设“检察干警违法违纪举报”专区,及时受理核查违纪违法线索。

问责失职干警、干预案件追责、开通举报网站……一系列有力措施,展示了政法机关扎扎实实抓队伍的决心和魄力,对干警改进作风、公正廉洁形成倒逼机制,有效遏制了违纪违法行为。

正风肃纪设置警戒线防火墙

从政法干警违纪违法案件来看,不正之风、腐败问题只是“表”,组织涣散、纪律松弛才是“里”。一些干警出问题,往往是从破坏规矩、违反纪律开始的,一发不可收拾,从小问题酿成大祸害。

少数干警生活圈、社交圈问题突出;随意执法、趋利执法、暴力执法问题仍有反映;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问题禁而不绝。

针大的窟窿,斗大的风。中央政法委专题研究政法队伍纪律作风问题,强调对不良苗头,不能视而不见,要抓早抓小,在思想上设置“警戒线”,措施上筑起“防火墙”,努力用铁的纪律带出过硬队伍。

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分别制定法官“十个不准”、检察官“八条禁令”、公安民警“三条纪律”,划定政法干警必须遵守的纪律底线,自觉接受社会监督。

党的十八大以来,各级政法机关把工作着力点放在整治和查处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上,对冷硬横推、吃拿卡要、粗暴执法、欺压群众等顽症痼疾开展集中整治。

最高法出台33项措施,整治“六难三案”问题。最高检部署开展规范司法行为专项整治活动,整改“四风”和执法司法突出问题。司法部认真开展刑罚执行、法律服务行业和窗口单位专项治理, 在律师和公证队伍开展“教育规范树形象”教育整顿活动,增强干警和法律服务队伍执法为民意识。

反腐倡廉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警钟长鸣,发条常紧。

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中央政法机关先后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和“增强党性、严守纪律、廉洁从政”专题教育活动,引导干警牢固树立群众观念和宗旨意识。各级政法机关在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通过“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不断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

防止司法腐败扎紧制度篱笆

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线。司法公正对社会公正具有重要引领作用,司法不公对社会公正具有致命破坏作用。

针对一些地方和单位违法违规办理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中央政法委深入分析突出问题、查找薄弱环节,着力从制度上堵塞漏洞,于2014年1月出台《关于严格规范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 切实防止司法腐败的指导意见》,提出从严把握实体条件、完善程序规定、强化责任追究的要求。

全国监狱系统通过建章立制、严格公正执法、加强执法监督、深化狱务公开、推进执法信息化建设等措施,严格规范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工作。北京、江苏、四川等地监狱实行“谁承办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谁签字谁负责”的执法办案质量终身责任制。

防腐倡廉,关键是制度。为杜绝高墙内的暗箱操作,最高法、最高检相继出台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司法解释,明确具有“因罪犯有立功表现或重大立功表现拟提请减刑”“被报请减刑、假释罪犯系‘三类罪犯’”等情形的,检察机关一律调查核实,法院必须开庭审理。各地法院还通过互联网及时向社会公布减刑、假释裁定书。

近年来,发生在刑事诉讼涉案财物处置过程中司法不公、贪赃枉法等问题突出,涉案财物处置乱象饱受诟病,极易产生司法腐败。

2015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刑事诉讼涉案财物处置工作的意见》,中央政法各单位结合工作实际制定实施办法,进一步健全处置涉案财物的程序、制度和机制。公安部全面修订《公安机关涉案财物管理若干规定》,要求各级公安机关严格涉案财物查封、扣押、冻结等程序,严禁由办案人员自行保管涉案财物。

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才能杜绝腐败。各地因地制宜、因情施策,涌现出了一批鲜活经验。吉林省法院建立“电子法院”、山东省检察机关建成信息管理系统、贵州省贵阳市公安交通管理局打造“数据铁笼”,完善执法司法流程信息化管理,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实时监督、动态管控、风险提示,实现从立案、结案、执行到信访各环节全过程留痕。

人们欣喜地看到,政法机关建章立制,用制度管权、管钱、管人,给权力涂上“防腐剂”、戴上“紧箍咒”,在执法办案各个环节筑起最严密的篱笆墙,让司法腐败无处藏身。





文章编辑:吉林省委政法委【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