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政法一线
政法一线
弟弟盗走姐姐银行卡,神秘漂亮女子取钱后竟离奇失踪......

8月份,正是集安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几天前,吉林省集安市治安村的村民们发现警察在一眼已经弃用多年的自然泉眼井周围拉起了警戒线,几辆挖掘车正在工作。村民们远远看见,集安警方和几名村里的老人反复沟通交流……

8月24日,昨天还艳阳高照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瓢泼的大雨很快灌满了正在施工的核心部位,民警急忙调集抽水车前来支援。

“这是在干什么?”村民们议论纷纷。

弟弟盗走姐姐积蓄,监控乍现漂亮女子

事情要从6年前的一天说起。

2013年9月14日,人参种植户锦绣忽然接到弟弟家明的电话,家明说是偷走了锦绣家两张存折和锦绣的身份证,两张存折存有26.5万元,她急急忙忙和丈夫到银行查看。

“到银行一查,银行说钱已经被取走了,我顿时浑身冰凉,昏倒在地……”锦绣提起当时情景,依然心悸不已。

锦绣的丈夫一边狠狠掐锦绣的人中,一边急切地呼唤她醒来,悠悠醒来的锦绣,顾不得哭,在丈夫的搀扶下,跌跌撞撞地来到了集安市公安局大路边防派出所报警。报警成功后,锦绣坐在派出所大厅地上嚎啕大哭,这是种人参几年的辛苦钱啊,就这么没了,自己的弟弟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偷亲姐姐的钱。她哭喊:“作死的家明啊,你这是要我的命啊!”

集安警方接警后,成立专案组,迅速展开侦破工作。办案民警赶往事发银行调取监控,发现前来取款的是一名身材苗条、容颜漂亮,30岁左右的年轻女子,她出具了锦绣的身份证,同时还出具了一张代取人的身份证,民警火速调取了这张代取人身份信息,发现代取身份证和取款人系一人,这名女子名叫玉芬,生于1980年,时年34岁,集安市人,离婚,有一子。

民警提取了女子的人像,让锦绣辨认,锦绣看过后说不认识。

锦绣告诉民警,几天前,家明到家中吃饭喝酒,自己喝了几杯后蒙头睡了,不知道家明什么时候离开的,自己家存折、身份证放置的地方,家明全都知道,想必就是趁着自己酒醉睡着偷走了存折和身份证。

办案民警推断,家明拿走了存折和身份证,又承认提取了现金,玉芬和家明的关系肯定不一般。民警兵分两路,一组赶往家明家,发现铁将军把门。赶往玉芬家的民警也扑了一个空,玉芬的父亲告诉民警,玉芬已经三四天没有回家了。

他们去了哪里?

被捕时他喃喃自语:“我知道有这一天……”

与此同时,玉芬的哥哥和父亲到公安机关报警,称玉芬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电话关机,联系不上,他们怀疑,玉芬遭遇了不测。

综合案件进展,专案组及时组织召开案情研判会,民警们推断,家明和玉芬同时失踪,两人很有可能在一起,只有找到他们,一切谜题才能解开。

办案民警一边梳理二人社会关系,一边调取事发银行、家明和玉芬家周边监控,寻找他们的移动轨迹。

民警来到玉芬的哥哥家调查,玉芬的哥哥告诉民警,玉芬很孝顺,也十分疼爱自己的儿子,经常看望父亲,给父亲零花钱,这次突然失踪很让家人意外。玉芬的儿子天天闹着找妈妈,玉芬年迈的父亲也十分担心女儿安危。

专案组民警汇总一段时间掌握的信息,将破案焦点放在了家明身上,办案民警推断,找到家明也就找到了玉芬。证据十分确凿,家明就是盗窃嫌疑人,集安警方决定上网通缉家明,很快,家明被列为网上逃犯。

随后,办案民警南至沈阳,北至哈尔滨,转战南北,走访了辽阳市、长春市、松原市、齐齐哈尔市等多地,寻找家明踪迹,但遗憾的是,家明似乎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集安警方将此案向通化市公安局主要领导作了详细汇报,通化市公安局将此案在全市通报,市公安局主要领导表示,坚持不懈、深挖细揪,不放过蛛丝马迹,一定要找到二人下落,争取早日破案。

时光似水、匆匆流逝,转眼过去六年,六年来,通化警方从未放弃寻找家明和玉芬。

时间很快来到2020年8月,通化市公安局二道江区分局获得一条线索,有人称,在白山市看到家明一人独自行走在当地街头,二道江区警方即可前往该地,和白山市警方联手办案,获得了家明出现区域的监控视频,经过20多个小时的视频检索,成功锁定家明落脚点。



8月21日,二道江区公安局民警星夜兼程,赶赴白山市八道江区,在一处居民小区,将失踪多年的家明擒获,当家明知道来人身份是通化警察时,他瘫软在地,口中喃喃自语:“我知道有这一天,我知道有这一天……”

二道江区公安局将家明解回后移交给集安市公安局。

分赃不均他杀了她

审讯中,对于民警问的玉芬的下落,家明低头沉默良久,一刻钟后,他抬起头对民警说:“我不知道。”

民警问:“她替你取了钱,然后跟你一起离开银行,你们在哪里分手的?”

家明一会说在自己家里两人吵了一架,玉芬负气离开;一会儿又说取了钱,自己给了玉芬几千元钱,玉芬自行离开了。

面对家明说辞的前后矛盾,办案民警感觉事情绝对不像家明说的这个简单。

他们及时向集安市公安局局长王国良汇报了审讯过程和情况,王国良组织副局长刘泉和办案民警对案件进行了再研判和分析。王国良要求全体办案民警,树立信心、深挖彻查。

专案组精心制定了审讯方案,再次展开审讯工作,民警将同一问题镶嵌在多个问题中反复询问,家明每次的回答都不一样。

“根据犯罪嫌疑人的表现,我们推断,玉芬可能确实遭遇了不测。”面对顽固的家明,办案民警没有气馁。

民警张旭、孙超问:“你到底给了玉芬多少钱?她知道存折是偷来的吗?”家明回答:“就是她撺掇我偷的,她能不知道?”

“你怎么那么听她的话?”

“我想离婚后和她过日子。”

“和她过日子,你俩还分手?”

“这个女人太贪心,不想和我过,还想把钱都拿走……”家明想起当日情景,依然愤愤不平。

“你给她了吗?”

“那我能全给她吗?她抱着钱跑,我追上了,给她一棒子……”

“审讯到这,我们基本都能判断出玉芬的结局了。”张旭告诉记者,发现家明露出了破绽,审讯民警及时跟进,经过全面的政策攻心,家明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他对审讯民警说:“我可以喝一口水吗?”

喝过一口水,家明低沉着嗓音说:“她要跑,我追上去,杀了她……”

“我们其实有所考虑这个方向——玉芬可以已经遭遇不幸,但是当案犯说出这个结果的时候,我的心头还是吃了一惊。”孙超说。

家明交代,自己和玉芬认识的时候正和妻子闹离婚,一个朋友介绍了年轻靓丽的玉芬,他想,反正早晚也要离婚了,不如和玉芬处处,当玉芬得知家明姐姐家里有卖人参的钱后,多次暗示家明想办法弄点钱花花。正好手头拮据,家明就偷来了存折和锦绣的身份证,由玉芬去银行取钱。取钱后,二人乘坐跑线车从集安市回到家明家,在家明家西屋,两人把钱重新数了一遍,整整26.5万元,玉芬拿着钱欣喜不已。她问家明,这钱怎么分?家明说:“一人一半。”但玉芬不同意,她认为取钱的时候自己出示了身份证,自己家里有老人和孩子,理应多分一点,她主张给家明两万,剩余的钱归自己。家明一听十分生气,坚决不同意,两人争执不休。趁着家明到外屋喝水,玉芬抱着钱就向外跑。情急之下,家明抄起一根木棍打到玉芬肩膀,玉芬跑得更快了,家明痛下杀手,一棍打向玉芬后脑,中棍后的玉芬面朝下扑倒在地,哼哼了两声不再动弹,鲜血从她后脑、耳鼻涌出,染红了地面的泥土。

“我当时吓懵了,等我清醒过来,我发现我坐在地上,我把手放在玉芬的鼻子下面,发现她不喘气儿了。我家院子正对着村路,我怕有人经过看见,我赶紧找了一个大编织袋子,从她头套进去,把她装了起来,用细铁丝绑住了袋子口,然后把袋子放在院墙下门后边。”提起当日情景,家明的身体微微颤抖。

家明交代,杀人后自己坐卧不安,好不容易等到晚上九时,他用摩托车载着尸体,扔到了地沟村附近的江边,扔了尸体后,他给锦绣打了电话,告诉锦绣自己偷了存折取了钱的事。

“我本来想把钱还回去,我姐也不容易,可是后来我想我杀人了,我得跑,我需要钱,我就跑了。”家明交代,给姐姐打过电话后,越想越害怕,索性带着钱跑到了白山市隐居至今。

8月22日,集安警方带人前往家明交代抛尸的地沟村附近的江边,发现现场地理情况和家明所说不符,经过再审讯,家明交代,尸体被他装进编织袋后又裹了一层蓝色塑料布,绑扎结实后扔进了家附近的自然泉眼井中。

这才有了文初的一幕,集安警方多方勘查寻找到已经因为修路等原因被多次填埋的这口深井。

隐埋深井六年她终于重见天日

8月24日12时,挖掘现场大雨连绵,抽水机不停工作,忽然一名守在挖掘现场的民警高喊:“有东西!”

刘泉不顾大雨,立刻冲了进来,现场指挥挖掘机挖取。

人们看到,一个用蓝色塑料布捆扎十分紧实的巨大包裹被挖掘机挖了上来,雨水顺着蓝色塑料布滴滴答答的流淌,冒雨在旁围观的村民也不约而同的发出轻呼:“原来是找这个,这里面是啥?”

经法医现场检验,包裹中的尸体尚未腐烂,可以看出是一具女尸。法医提取了DNA,几天后,比对结果出来,女尸正是失踪六年的玉芬!

至此,此案告破。

目前,犯罪嫌疑人家明已被羁押,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分享到:
吉林省长安网

主办单位: 中共吉林省委政法委员会 吉ICP备10201797号-3

顶部